2006年10月31日 星期二

 

1991/6/18

 這是她的生日,也是雙子,是個我最近遇過最...不一樣的女生。

 她是社團朋友的家教學生,今年剛升高中,朋友希望找人繼續帶她的高中數學,因而找上我。
 她是父母從小用心栽培的女生,人人看好。可惜上了國中之後,認識一些比較特別的朋友,開始變的叛逆,有時還會不回家。家裡費盡心思,卻讓彼此愈來愈疏遠。對了,媽媽在工作,爸爸是台商,家裡有請菲傭,她還有一個弟弟、一個妹妹。

 今年剛進靜修女中,剛進去不久就鬧要休學,常常不回家也不跟家裡聯絡,最近尤其嚴重。我跟朋友說,約個時間去她家跟家長和小孩聊聊吧!雖然我教的機會不大,但總是要先了解實際狀況,好找一個適合她的老師。而且,我喜歡跟特別的人聊天,看看他們為什麼會跟一般人不一樣。
約到某一天傍晚,先跟家長聊,等她放學回來,再跟她聊。她家特別的地方在於,有時風風雨雨,有時卻瀰漫著一種奇怪的合諧。

 她的感覺,跟預期中不太一樣。黑髮、妝、角膜放大片,制服沒有亂改,乖乖的樣子就像一般的高中生。她很聰明,或著可以說精明?和她聊了快兩個小時,聽聽她的想法。兩個小時裡我看到了她的不安分,我們大概有一半的對話沒有明說,可是彼此都聽的懂對方在說什麼。最後不忘自己跟她接觸的緣由,我跟她相約下週再見。沒錯,因為進度有點跟不上,我先教她數學,也跟她和媽媽說好,之後可能會換老師。然而,當晚跟朋友聊,我知道我無能為力,不能改變什麼,我想,我真的太天真了。

 才不到ㄧ週,上課前一天朋友說她ㄧ兩天沒回家了,而媽媽不好意思打電話給我,請朋友傳話說我暫時不用過去。。就這樣,還沒上過第一堂課就宣告結束。
 上週聽朋友說她真的休學了。恩,我想這樣也好,她是該休學好想想自己要的是什麼,不過這句是官方說法,我知道這不是她的目的,她只是努力想逃避壓力。
 "姐姐好像在一家色色的咖啡店工作。"朋友現在換成教她的弟弟妹妹,有時還可以打聽一些小道消息。總不太好意思一直問家長。

 剛剛朋友給我她的無名網誌,逛完了,只有搖頭。
 想想曾經有動力要改變她的我,果然天真了點。也不知道該對她說啥,說再多也沒用吧!希望我不會又看到一個誤入歧途的孩子。

 這是一個最近經歷個故事。寫出來,是因為我知道我該停止了,就讓思緒化為文字,到這裡為止吧!我嘗試過,我明白這遠超出我的能力範圍。只能期望她早點長大,學會珍惜自己。

2 回應:
Tony Jan 提到...

 手癢的我偶爾還是會在網誌回應一下吧!只是平常不會去想這件事了。
 我想我能做到的也只剩這樣。不過,她不是沒人關心,大家都很關心她,包含關係不好的家人、關係密切的朋友,還有前陣子發現她劈腿卻依然呵護她的男友。
 我覺得,她還沒長大。不是沒人跟她聊過,學校老師、家教老師、一些好朋友....好多人。我和他聊過之後,的確有些無力。我還是抱一些希望,認為可以漸漸改變她。只是我很清楚,這要砸下大筆時間,我無能為力,不如放下。不過依我的個性,小小的回應或留言,我還是會嘗試,但是僅止於建議、分享,我不會讓我的心情隨她起伏,那樣我承擔不起。


 隨緣囉!重點還是在她自己。

瑋 提到...

你盡力了..
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去改變另一個人

有時候看著我的學生..
我會想到以前的我
但..我能改變的有限
我跟你一樣..會抱著希望
不過..或許我們沒辦法改變對方
但至少..我做我想做的..說我想說的
即使改變是非常微小的..也沒關係